李北辰

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 发表文章(189)
零工经济的困惑

零工经济的困惑

零工经济是洞察社会的一面镜子,它让人们知道,在稳定与自由,安逸与焦虑,沉闷与活力,公平与效率之间,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其实都在不停地左右摇摆,而我们能做的,只是让摇摆的力度尽量舒适可控。

自动驾驶正在驶向“封闭”

自动驾驶正在驶向“封闭”

自动驾驶未来将驶向何方?也是“AI版有轨电车”,也许是其他超出现在人们想象的系统。

2020年,空调市场“冷风吹过”

2020年,空调市场“冷风吹过”

2020年上半年,大多数家电品类普遍遭遇“量额齐跌”,其中空调是受影响较大的行业。

小家电行业需要“掌握核心科技”?

小家电行业需要“掌握核心科技”?

在这一轮创新小家电浪潮中,很多人都期望“能再造一个格力”,但前提也许是,你得掌握核心科技

投奔OLED的路上,中国电视厂商殊途同归

投奔OLED的路上,中国电视厂商殊途同归

各大电视厂商迅速结盟,其实事出有因,那就是中国电视行业的颓势仍在继续

城市数字治理风起云涌

城市数字治理风起云涌

当未来“城市本身”变成一颗真正的“大脑”,如今这个最初版本的“数字治理”,也许会在很大程度上遁于无形

音乐鄙视链没有解药

音乐鄙视链没有解药

“没有殿堂的时代里,一切都是派对”

信息孤岛里,“搜索”无处不在

信息孤岛里,“搜索”无处不在

会有更多从搜索引擎赶来的路人,变成各个头部APP里可量化跟踪的定居者

2020年手机行业的“中场战事”

2020年手机行业的“中场战事”

在新技术来临前,往往只有竞争不充分的领域,才会诞生“个体差异化”,但凡一个领域竞争无比充分,趋同几乎是一种必然

小家电行业的韧性与反脆弱性

小家电行业的韧性与反脆弱性

作为家电行业少数尚有增长空间的赛道,小家电行业门槛相对不高,且受地产后周期影响相对较小,这种供给端的繁盛也就不难理解

柔性OLED技术:短期谨慎悲观,长期理性乐观

柔性OLED技术:短期谨慎悲观,长期理性乐观

全球电子产业最大的竞争点,就是芯片和新型显示。芯片自不必多言,从去年到今年,它占据了无数媒体版面,对于芯片,局外人都能体会到产业界的苦涩与甘甜

断链风险?中国新型显示产业能否“涅槃重生”?

断链风险?中国新型显示产业能否“涅槃重生”?

不难发现,有一点不会因疫情而改变,那就是整个产业向高阶技术转移的速度正在变快。面对于此,中国新显产业需要做的,就是以集群化发展为根基,加速全球新显产业战略重心向中国的转移。

全球笔记本电脑市场“稳”字当先

全球笔记本电脑市场“稳”字当先

今年Q1:联想一季度市场份额为23.5%,其次是惠普,市场份额为21.3%,戴尔以18.2%的份额位列第三,苹果和华硕的份额分别为8%和6.6%,前五大厂商合计市场份额为77.5%,头部效应依旧明显.

慈善演唱会里的巨星,像极了快手里的“普通人”

慈善演唱会里的巨星,像极了快手里的“普通人”

过去几年,评论者从不同角度分析过快手,在所有对这家公司的定调中,我个人感触最深的是三个字:“见众生”——对,就是电影《一代宗师》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最后一句。

半成品菜的“坑”,被填平了吗?

半成品菜的“坑”,被填平了吗?

所以依我之见,在所有的半成品菜里,符合以下原则的产品,或许最有潜力在疫情过后继续生存,沉淀为更多“热爱做饭”家庭的平日所需。

年轻人正在改变“美食纪录片”

年轻人正在改变“美食纪录片”

纪录片亦是如此,且如前所述,就像艾瑞咨询在《2019年中国纪录片产业研究报告》里所言:“传播的方法决定了纪录片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所遇到的不同环境,不同发展前景。

2020年美妆市场,国货当自强?

2020年美妆市场,国货当自强?

新一代的品牌,是否会面临同样的局面,是否能走得长远,是更大的考验和挑战。毕竟,从营销端,尽管李佳琦在一定程度上带火了完美日记,但目前,财大气粗的大品牌们早已成为了李佳琦直播间的座上宾。

为什么说,“通用AI”只是一个妄念?

为什么说,“通用AI”只是一个妄念?

但这谈何容易,就像凯文凯利所言,我们总是希望创造一个像瑞士军刀那般有许多功能的事物,这样的智能可能在许多方面都不错,但没有哪个方面能做到极致,我们不能优化每一个维度。

在“后摩尔时代”,中国该如何填补技术空白?

在“后摩尔时代”,中国该如何填补技术空白?

而俯瞰整个市场,随着中国厂商的入场,全球COF领域也会逐步实现满产爬坡。

用科技改善养老,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

用科技改善养老,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在2001年其实就已迈入了老龄化时代。2018年,65岁及以上人群人口更是达到1.67亿人,占比接近12%。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