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熵

拒绝冗余,洞察商业变量,探寻商业本质。

  • 发表文章(30)
教育股集体下跌,在线教育行业如何「渡劫」?

教育股集体下跌,在线教育行业如何「渡劫」?

归根结底,在线教育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教育本质上,但市场是否有时间留给企业摸索出新道路,还是个未知数。

转型与回购,格力电器路在何方?

转型与回购,格力电器路在何方?

无论是渠道变革还是产品迭代,格力电器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抖音快手「脱钩」短视频

抖音快手「脱钩」短视频

当抖音、快手褪去短视频的外壳,互联网内容领域最庞大的扩张将随之开始。

 黄峥交火王兴的流量逻辑

黄峥交火王兴的流量逻辑

无论复活生鲜攻势的王兴,还是初涉自营的黄峥,背后是互联网新巨头流量焦虑的真实映射。

上过“3•15”的互动百科,被头条填了“长城”

上过“3•15”的互动百科,被头条填了“长城”

尽管知名度不及百度百科,但互动百科无疑是市场上仅能找到的内容补全者。从这个意义来说,互动百科之于字节跳动,更像是万里长城的末段城墙。虽不坚韧,但缺之不可。

知乎匿名之殇:人性之恶,如影随形

知乎匿名之殇:人性之恶,如影随形

但是从平台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知乎如果不能建立起匿名机制下相匹配的先审后放体系,风控和审核不能有效抵御匿名机制的风险的话,放弃匿名或许是一个更加理智的选择。

拼多多没有未来

拼多多没有未来

在拼多多刚出道时,一分钱都能买东西的奇观让人纷纷惊呼其在诈骗,但面对社会的广泛质疑,它确实拿出了真实的产品。这得益于当时其营销成本非常低廉,它是怎么做到的?

毛坦厂与衡水,中国教育的两个极端缩影

毛坦厂与衡水,中国教育的两个极端缩影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但却有绝对的不公平。我们从不追求绝对公平,但也不应一昧容忍绝对的不公。

走,一起去非洲卖手机!

走,一起去非洲卖手机!

“走,一起去非洲卖手机,一个传音不行,那就一群传音一起上!”

滴滴不敌人性

滴滴不敌人性

技术无罪,但人心可畏。滴滴看似是在管理企业,其实是在管理人性。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在“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的需求下,海外支付的服务体系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2345的侵权游戏,一个比造假更荒谬的骗局

2345的侵权游戏,一个比造假更荒谬的骗局

在如今的互联网行业,法律意识和知识产权观念可以说是一家公司最起码的底线。

张朝阳与丁磊的一场偶遇,说透了中国互联网20年的风风雨雨

张朝阳与丁磊的一场偶遇,说透了中国互联网20年的风风雨雨

人类要想实现永生很困难,但是企业要想活上上百年倒是真有可能。张朝阳和一众大佬的谈话早已经结束了,但是中国互联网的百年征程还将继续。

 雷军的野心与夙愿:顺势而为,对标亚马逊

雷军的野心与夙愿:顺势而为,对标亚马逊

在雷军的内心深处,对小米的核心期望还是想要向苹果方向发展,但资本市场的风口却是,亚马逊模式更为吃香。

不到三年成为最年轻的小米副总裁,他是谁?又凭什么?

不到三年成为最年轻的小米副总裁,他是谁?又凭什么?

终于,当帅气的黄江吉淡出后,小米不再只有雷军这一个男神。

内讧牵出杨拓三宗罪,2018或成魅族生死之年?

内讧牵出杨拓三宗罪,2018或成魅族生死之年?

今日不同以往,手机行业的创新更迭已经进入瓶颈,不同手机品牌针对的人群也更加的细分,但黄章却没能在过去的两年里拿出适合煤油们口碑的产品,反而是借杨柘的“文艺营销”试图上探商务高端机市场。

携程又双叒遭大V手撕,巨头接连道歉为哪般?

携程又双叒遭大V手撕,巨头接连道歉为哪般?

如今当用户的计算逃不出携程的“算计”,当携程高管的思路跟不上梁建章的战略时,距离这位“神童”第3次出山,还会远吗?

你只看到了阿里收购饿了么的表象,却没留意张旭豪无法倾诉的心伤

你只看到了阿里收购饿了么的表象,却没留意张旭豪无法倾诉的心伤

都说互联网下半场是线下流量之争,在小爆看来,未来的竞争中,多场景构建只是互联网公司的求生、求稳因素,是否有能力掌控核心资源才是大小巨头们的决胜、致死因素。

互联网底层的生存3法则:蹭流量,薅羊毛,割韭菜

互联网底层的生存3法则:蹭流量,薅羊毛,割韭菜

而在互联网的食物链底端,是寄生于各大平台之上的项目或创业者。从微商到知识付费,从古典互联网行业到币圈,互联网底层的生存3法则是:蹭流量,薅羊毛,割韭菜。

抱腾讯大腿,创业2年就想赴美上市?趣头条需先回答这3个问题

抱腾讯大腿,创业2年就想赴美上市?趣头条需先回答这3个问题

在这些问题悬而未决的情况下贸然上市,趣头条显然有些操之过急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