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极体

从技术协同到产业革命,从智能密钥到已知尽头

  • 发表文章(576)
VR,正在上演一出“风月宝鉴”

VR,正在上演一出“风月宝鉴”

VR,这个过气的投资界“顶流”,在2021开年又翻红了。

“他者”德意志(三):“翻险峰”的德国电动汽车产业

“他者”德意志(三):“翻险峰”的德国电动汽车产业

百年基业,或许是一份可传承的厚重资产,但同样也可能是一份沉重的历史包袱。

攀爬天梯的手机厂商,能从LG的滑落中学到什么?

攀爬天梯的手机厂商,能从LG的滑落中学到什么?

艺术源于生活,编剧诚不欺我。

“他者”德意志(一):“进窄门”的德国AI

“他者”德意志(一):“进窄门”的德国AI

“他者”是后殖民主义时期学术界对近代“西方中心主义”的一个批判概念。

风口上的量子计算机:核聚变一样的赌局,钻石一样的骗局

风口上的量子计算机:核聚变一样的赌局,钻石一样的骗局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量子计算一直是上至庙堂、下至老百姓关注的焦点。

内娱完蛋了?不如让5G“出道”来抢救一下

内娱完蛋了?不如让5G“出道”来抢救一下

与其关注低质的内娱,不如多关注技术的创新。

不负责预测:2021手机市场的“雄起”错觉

不负责预测:2021手机市场的“雄起”错觉

智能手机的创新疲态,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2021年,整个产业能支棱起来,给我们带来点提神醒脑的新玩具吗?

AI窥人(三):你想靠AI实现永生吗?

AI窥人(三):你想靠AI实现永生吗?

“永生”,应该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深的执念了。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在某一刻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假如我可以长生不死呢?”

AI窥人(二):彻底“AI化”怎么样?

AI窥人(二):彻底“AI化”怎么样?

《三体》: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AI窥人(一):为什么人类热衷“过度投射”?

AI窥人(一):为什么人类热衷“过度投射”?

也许你能找到所有关于人工智能的内容,都有一个共性:它们都是在用人类的视角看待人工智能,对其评头论足,前瞻后顾。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三):合成之难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三):合成之难

率先洞察游戏规则或颠覆规则的玩家,总是能更早收获一个甚至一串大西瓜,以及“瓜友”羡慕的眼神。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二):碰撞之谜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二):碰撞之谜

如果将5G专网比作最终的“大西瓜”,那么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5G专网可以像这款小游戏一样快速走红。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一):价值之问

5G专网是个大西瓜(一):价值之问

提起5G,身边总有诸多亲戚朋友不时发出灵魂拷问“除了快和贵,5G到底有啥用啊,你不是学电脑的吗快给我说说”。如果真的从“5G是啥”开始讲起,大家绝对兴味乏然早早做鸟兽散。

欢迎来到,2021摄像机竞技场

欢迎来到,2021摄像机竞技场

我们都在课本里学过这么一个故事,工业革命开始时,马车主和马车的支持者们都认为火车不如马车,于是政府组织了一场比赛。比赛的结果是火车全面胜利。

芯片破壁者(二十六):美国半导体的自救与悖论

芯片破壁者(二十六):美国半导体的自救与悖论

毫无疑问,中美之间的科技竞争从过去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是全球科技产业的主轴。而芯片在其中又占据着独一无二的地位。

“复制”马斯克(二):“一无所有”的世界首富想要什么?

“复制”马斯克(二):“一无所有”的世界首富想要什么?

我们能否“复制”出马斯克所创造的这种“贪天功而不为己”的事业版图吗?

“复制”马斯克(一):全世界都会为“自大狂”让路吗?

“复制”马斯克(一):全世界都会为“自大狂”让路吗?

乔布斯之后,科技圈里似乎没有哪个人能够像马斯克这样经历如此剧烈的跌宕起伏了。

2020出行之变(三):智能交通的星罗棋布

2020出行之变(三):智能交通的星罗棋布

今天我们进入到“2020出行之变”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话题:智能交通。

人设崩塌的美国生物实验室

人设崩塌的美国生物实验室

如果连生物实验的安全底线都无法捍卫,那距离“学霸”人设崩塌还有多远呢?

2020出行之变(二):新能源汽车的拥挤牌桌

2020出行之变(二):新能源汽车的拥挤牌桌

入到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内在肌理中,从技术、市场的发展趋势下,来看懂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的脉络,做一个长期主义者来看待这场全新的产业机遇。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