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

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

中芯刚被美国列入了实体清单,而这次梁孟松的辞职,将使中芯国际雪上加霜,称之为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一点也不过。

虚拟偶像要出道,留给“偶像练习生们”的时间不多了?

虚拟偶像要出道,留给“偶像练习生们”的时间不多了?

虚拟偶像的出现,是刚需还是资本裹挟的噱头?

大脑的性感时代,内容平台的知识之争

大脑的性感时代,内容平台的知识之争

只是争夺战,谁更有胜算?

​MCN从业者口述:做抖音的每一天,都奄奄一息,我认输了

​MCN从业者口述:做抖音的每一天,都奄奄一息,我认输了

虚幻的流量涌进来,人人都渴望一个暴富的奇迹

洪门与快手:江湖处处是陷阱

洪门与快手:江湖处处是陷阱

这江湖表面上是刀光剑影,背地里却是人情世故、利益纠葛。

王传福与他的比亚迪

王传福与他的比亚迪

对于坐拥电池和新能源汽车两个赛道上的比亚迪,能跑得更远吗?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国产动漫电影在内容打磨上似乎是从零起步,可是又暴露在巨大的热情之下,也难免让人骂营销流氓。

无人驾驶之后:百度还剩几个冬天?

无人驾驶之后:百度还剩几个冬天?

《20度》里说,长周期,即意味着风险和煎熬,任何伟大的公司都有沉静期的,现在是在积蓄能量,需要等待。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不管《姜子牙》还是彩条屋,都无法拯救光线传媒

很多公司都有一个迪士尼梦,光线传媒也不例外,但总体来看还是很远。

曹德旺的“豪门秘史”

曹德旺的“豪门秘史”

虽然今天的主流舆论是批判家族企业的,但时代再如何发展,由精英主导的金字塔结构从未变过,他们也都有家庭。

人物 | 搜狗王小川:不断对自己思考和定位

人物 | 搜狗王小川:不断对自己思考和定位

“在这个意义多元化的时代里,每个人有自己坚定的意义,而且为之努力,就能获得自己的一份快乐。”

黄峥后撤,拼多多向前?

黄峥后撤,拼多多向前?

拼多多管理层的变动算是一个大事件,这个变动又能给拼多多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马云、李彦宏、马斯克等都说了啥?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马云、李彦宏、马斯克等都说了啥?

数字技术的大趋势并未发生变化,但未来本来需要三五十年完成的数字化,可能会提速到10年、20年内就完成,技术变革提前并且加速,这是人类需要做好的准备

人物|张一鸣:年轻人要尽可能给自己设一个高目标
原创

人物|张一鸣:年轻人要尽可能给自己设一个高目标

短期薪酬差别并不重要。但实际上,能摆脱这个、能有判断力的人,也不是特别多

徐少春:我的新使命——砸掉旧烟囱,建立新生态

徐少春:我的新使命——砸掉旧烟囱,建立新生态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我们又面临着怎样的机遇与挑战?企业数字化管理者的新使命又是什么?5月15日,第二届金蝶云苍穹峰会上,我与超过100万的观众分享了对此的最新思考,本期就特别分享给您——企业数字化管理

万亿负债之下,碧桂园启动人事调整

万亿负债之下,碧桂园启动人事调整

至于效果,从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的2020年寄语中可以看到,目前博智林已研发出29款建筑机器人样机进入工地测试,递交专利申请超过1500项,在研建筑机器人项目59个,其中29款进入工地测试阶段。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一个健康追星的人,能够在与偶像的“准社交”中汲取能量,忘却烦恼,回归现实世界时也会更加充满力量。同样,一个优秀的媒体也应该在资本和公器之间筑起“防火墙”。

“悬浮”在武汉的外地人: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悬浮”在武汉的外地人: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网络上有很多声音,说他们是英雄,为他们加油,可是一回到现实里,就变成了“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状态。更有甚者,就会如同阿元的客户一般,连本该还的欠款,都没有兑现。

“一箭五雕”的共享员工模式 未来会成为主流吗?

“一箭五雕”的共享员工模式 未来会成为主流吗?

说了这么多隐患和担忧,并不是否定共享员工的作用,毕竟市场需求摆在那,从17年、18年就已经有了雏形,而且观念上,共享理念深入人心,这些年共享经济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

AI是巨头的游戏,为何2019年跑在最前面的是这三家?

AI是巨头的游戏,为何2019年跑在最前面的是这三家?

“人动不了”其实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实际上,这方面涉及到的是百度和医疗健康相关的AI产品和服务。医疗健康为的就是解决和预防人生病尤其是大病而“动不了”的问题。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