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
“芯片荒”蔓延至家电业,我们是世界工厂却为啥提供不了芯片?

“芯片荒”蔓延至家电业,我们是世界工厂却为啥提供不了芯片?

国产芯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别再说“华为跌倒,苹果吃饱”这种笑话了!

别再说“华为跌倒,苹果吃饱”这种笑话了!

科技企业们当自强

寒武纪们能否走出AI冰河期?

寒武纪们能否走出AI冰河期?

“独立的AI公司在未来都将走向消亡”

显卡与茅台齐飞,加密货币的“印钞机”到底有多抢手?

显卡与茅台齐飞,加密货币的“印钞机”到底有多抢手?

在加密货币长期维持价格高位的背景下,显卡和矿机已经成了“印钞机”。

李想的冠军梦,不理想

李想的冠军梦,不理想

在“粮草”不充足的情况下,李想实现“理想”的几率并不大。

风口上的量子计算机:核聚变一样的赌局,钻石一样的骗局

风口上的量子计算机:核聚变一样的赌局,钻石一样的骗局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量子计算一直是上至庙堂、下至老百姓关注的焦点。

AMD攻,Intel守,红蓝大战趋于白热化

AMD攻,Intel守,红蓝大战趋于白热化

疫情对绝大多数个人和组织带来的都是磨难和考验,但对一众科技大厂却不尽然如此。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线上娱乐等需求激增,连带着全球PC和服务器市场行情走俏。

科技周报 | 中国成功发射遥感三十一号02组卫星;辽宁大连首批无人驾驶出租车开放

科技周报 | 中国成功发射遥感三十一号02组卫星;辽宁大连首批无人驾驶出租车开放

要闻

中国制造向上的最大阻力在芯片全产业链生态自给自足

中国制造向上的最大阻力在芯片全产业链生态自给自足

从设计到生产,芯片全产业链生态如果不能实现自给自足,中国制造向上的路径就没办法打通。

智能汽车“增量部件”争夺战(一):汽车芯片没有弯道超车

智能汽车“增量部件”争夺战(一):汽车芯片没有弯道超车

华为说“不造车”,要做智能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

没有麻醉的情况下,高通的手术刀剖开了华为、OPP0、vivo们的胸腔

没有麻醉的情况下,高通的手术刀剖开了华为、OPP0、vivo们的胸腔

下游手机厂商激斗的背后,是整个国际通讯行业在核心专利和通信标准制定的竞争,手机市场份额和盈利能力等,则是终端厂商自身技术实力的外化。

2020出行之变(一):自动驾驶的“跃渊”时刻

2020出行之变(一):自动驾驶的“跃渊”时刻

在2020年,自动驾驶的产业双向赛道的企业正在发生交汇,低赛道玩家正在跨过交汇点,高赛道玩家自觉高处不胜寒,要回低赛道补充给养。交汇就将形成激烈交锋,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2021,造车大战元年

2021,造车大战元年

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是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因此未来的出行市场也将是高度智能化与共享化,所以制造商首先要以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资源为核心优势,并与拥有互补性资源的企业进行跨界合作。

车载AI芯片打响市场争夺战

车载AI芯片打响市场争夺战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日益成熟,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被重塑。比如,以智能驾驶技术为代表的智能汽车,正在将汽车行业由传统的硬件时代,推进到了软硬件结合的新时代。

芯片破壁者(二十五):从全球贸易网络看芯片博弈

芯片破壁者(二十五):从全球贸易网络看芯片博弈

芯片,是创造利益和分配利益的游戏。

芯片破壁者(二十四):1987战役启示录

芯片破壁者(二十四):1987战役启示录

回望SEMATECH发起的“1987战役”,与其说是想找到美国的胜利密码,或者日本半导体的倾塌诱因,不如说是为了从战场的废墟中,找到能让我们在当前产业局势下实现降维打击的那块“二向箔”。

AMD、Apple、ARM围堵下,intel的“离婚冷静期”冷得刺骨

AMD、Apple、ARM围堵下,intel的“离婚冷静期”冷得刺骨

上次错失了移动通讯市场,如今再失去移动PC市场,对intel来说恐怕是难以接受的。

自研ARM芯片,亲手拆掉Wintel联盟,微软这次是认真的吗?

自研ARM芯片,亲手拆掉Wintel联盟,微软这次是认真的吗?

互联网科技巨头们自研芯片是近几年出现的一股潮流,现在已蔚然成风了。

AI重新定义光感知,可能是智能手机的新方向

AI重新定义光感知,可能是智能手机的新方向

移动通信技术的每一次迭代,都伴随着手机市场的新一轮洗牌。

大众汽车“芯片荒”,折射汽车芯片的漫漫“自主替代”路

大众汽车“芯片荒”,折射汽车芯片的漫漫“自主替代”路

这一次“芯片荒”的出现,更加印证了我国要在汽车芯片产业上实现自主替代和超越的紧迫性。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