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
芯片破壁者(十四):硅谷“摩西”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

芯片破壁者(十四):硅谷“摩西”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

“硅谷创业”的模式,影响力此后几代创业者,也就成就了今天的硅谷。

芯片破壁者(十五):仙童半导体和“八叛逆”所缔造的“硅谷模式”

芯片破壁者(十五):仙童半导体和“八叛逆”所缔造的“硅谷模式”

如果想要了解硅谷的早期发展史,就绕不开仙童半导体这家公司

物联网的“造芯”盛况,是一个泡沫吗?

物联网的“造芯”盛况,是一个泡沫吗?

在芯片领域,需要的是绝对的专业、专注和专精

假如比尔·盖茨和微软也不可信

假如比尔·盖茨和微软也不可信

「操作系统本身是免费的,但是免费的本身是最贵的」

国产手机芯片的“下一个十年”,我们能期待什么?

国产手机芯片的“下一个十年”,我们能期待什么?

国产手机品牌能否在芯片领域完成“隔代飞跃”?“下个十年”都在期待

科技周报 | 中国发布工业级5G终端基带芯片;全国首个区块链知识产权基地将落户成都高新区

科技周报 | 中国发布工业级5G终端基带芯片;全国首个区块链知识产权基地将落户成都高新区

一周科技要闻

芯片突围指望BAT,能成吗?

芯片突围指望BAT,能成吗?

BAT入局芯片对中国产业有促进,但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不切实际,芯片突围还得依靠国家力量。

泡沫在左,补缺在右,市场真的错估了半导体吗?

泡沫在左,补缺在右,市场真的错估了半导体吗?

在上一轮造富浪潮中,美国IT大企业的创始人大都是1955年左右出生,当他们毕业的时候,华尔街处于熊市末期与IT革命初始期的关口,把握住了最好的历史机遇

都在争“第一城”,谁会是“芯片第一城”

都在争“第一城”,谁会是“芯片第一城”

要形成产业闭环生态,不能瘸腿发展

芯片破壁者(十二.上):“大头儿子”模式下的韩国半导体

芯片破壁者(十二.上):“大头儿子”模式下的韩国半导体

推动产学研融合,向更底层人才培养体系中渗透,或许需要拿出十年树人的决心与耐心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伴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富士山上闪耀十年的芯片之光,竟然就此成了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在步步为营之下,日本半导体一步步从无到有,呈现出美国从0到1,日本从2到3的奇妙形态

工业AI化蓄势爆发

工业AI化蓄势爆发

新基建风口下,以数字化、网联化、智能化为方向的新工业革命蓄势爆发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狂砸209亿美元筹码,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铁王座”?

狂砸209亿美元筹码,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铁王座”?

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各种作妖,未尝不是倒逼中国产业长远竞争力生长的“压力”。

AMD 英特尔股价为何“冰火两重天”?
原创

AMD 英特尔股价为何“冰火两重天”?

AMD二季度营收19.3亿美元同比增26% 净利1.57亿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要计算,于是有了光

Arm中国换帅风波愈演愈烈,吴雄昂最终到底是去还是留?

Arm中国换帅风波愈演愈烈,吴雄昂最终到底是去还是留?

绝大多数情况下,企业CEO与大股东之间的博弈难有善终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

摩尔定律不是一个定律,它是一个机遇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制程工艺与经济性的正式融合,让摩尔定律与半导体发展节奏,从80年代中期开始,开始变得密不可分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