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
被商业化「催熟」的B站

被商业化「催熟」的B站

与之相矛盾的是,其用户更看重社区氛围,一旦平台商业化,社区建立起的生态氛围必然遭到淡化,那么失去黏性用户的B站还是没变质的B站?

B站的敌人越来越多

B站的敌人越来越多

目前的视频赛道逐渐回归理性,以实现长期、可持续性发展的视频时代正在到来。

B站不止防“鸽”

B站不止防“鸽”

B站商业变现能力仍依赖于核心二次元群体,在扩张的同时,也要克制着自己出圈的动作。

短视频平台之争,谁来奇袭Z世代?

短视频平台之争,谁来奇袭Z世代?

探索一圈过后,各位UP主不要轻易再咕咕。

​直播网红正在失去“榜一大哥”

​直播网红正在失去“榜一大哥”

要管控的不只是中年男性过剩的消费欲望,还有主导者。这样,直播行业才真正走向规范化。

短视频营销种草,如何做到精准收割?

短视频营销种草,如何做到精准收割?

短视频实现品牌的低成本营销,促进直播带货和电商平台的新玩法,围绕短视频营销种草,实现对用户从种草到拔草的精准收割。

知乎、微博、微信,内容视频化的全面战争

知乎、微博、微信,内容视频化的全面战争

对比头部平台时,流量和用户心智的巨大差异,还需时间来解决。

集体转向,健身机构的线上迁徙

集体转向,健身机构的线上迁徙

健身这股风,依然强劲,但少不了短视频平台这个鼓风机。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如同Vlog由Blog演变而来,由broadcast演变而来的podcast也在2020年开始上演同样的故事——因为制作门槛低从而吸引更多的人进入,但规模化的盈利始终困难,看上去的内容蓝海却迟迟得不到

B站的困境,《说唱新世代》拯救不了

B站的困境,《说唱新世代》拯救不了

正式走出二次元、企图挤进主流的B站,目前看起来可谓进退两难。

百度和字节系再次近身肉搏,狂欢晚会香在哪?

百度和字节系再次近身肉搏,狂欢晚会香在哪?

两种生态之争,无论以何种方式收场,都不影响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持久之战

零售周报 | 商务部:餐饮住宿等行业复苏慢于预期,消费潜力有待进一步释放

零售周报 | 商务部:餐饮住宿等行业复苏慢于预期,消费潜力有待进一步释放

一周零售要闻

TikTok渡劫背后:荣光与耻辱

TikTok渡劫背后:荣光与耻辱

更多中国科技企业都会走出去,它们或多或少会遭遇这一对手所带来的限制,而如今看来,这位竞争对手变得越发疯狂,“TikTok渡劫”也只是一个序曲

剥离TikTok后,字节跳动启动国内上市已“迫在眉睫”

剥离TikTok后,字节跳动启动国内上市已“迫在眉睫”

多事之秋,形势难辨,字节跳动固然遭遇不公,但它的路还很长

快手们加速商业化,互联网加速扁平化

快手们加速商业化,互联网加速扁平化

基于传统流量漏斗的游戏已经行不通,想要在垂直赛道中活下去,还需要聚焦优势产业,朝特定的方向精耕细作,摆脱对短期流量的高度依赖,找到流量之外的护城河

头腾大战:商路思维与土地思维的对撞

头腾大战:商路思维与土地思维的对撞

对于“挑战者”字节跳动而言,种种信号预示着这家成立八年的企业正在跻身巨头行列。疑惑在于,当字节跳动也晋级寡头行列时,是否会像腾讯一样刀枪入库经营自己的“商路”,还是继续攻城略地呢?

B站频繁“独签”,出圈未成、内卷先来?

B站频繁“独签”,出圈未成、内卷先来?

B站要出来,可做不好开放,就难逃内卷的命运

内嵌的“视频号”,能否撼动快、抖地位?

内嵌的“视频号”,能否撼动快、抖地位?

长期去看,用户在微信或微博上“顺手”看一看视频的习惯一旦养成,抑制它们的战略目的实现起来或许也不会很难

从听音乐到玩音乐,Z世代的音乐大变局

从听音乐到玩音乐,Z世代的音乐大变局

如果通过恰当的产品创新释放出年轻人的创造力,就有可能建构起一个「以音乐作品为核心」的内容社区

到底想看直播,还是想看带货?

到底想看直播,还是想看带货?

承载着如此之高的多方期待,直播带货的下半场正在到来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