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
网络作家的蜗居人生

网络作家的蜗居人生

我们常说文字“无声胜有声”,文字所具象的精神世界也是其他内容形式难以比拟的,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在字里行间为精神世界筑底。

塔读小说:网络文学创作者的第一站

塔读小说:网络文学创作者的第一站

老作者不断退出流失,行业极需新鲜血液注入。

塔读小说:内容IP才是网文行业的活水源头

塔读小说:内容IP才是网文行业的活水源头

一辈子能写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好小说,其实也是一件挺酷的事。

塔读小说IP制造机:《国民影帝暗恋我》出版书首发销量破万

塔读小说IP制造机:《国民影帝暗恋我》出版书首发销量破万

当一部IP被市场真正的认可,其背后都经历了对作者的原创能力、平台的培育宣发能力、以及平台的版权衍生运营能力的考验,这里面的每一环节都非常的不容易。

阅文找到IP变现的“钥匙”了吗?

阅文找到IP变现的“钥匙”了吗?

IP变现难在哪?

《青簪行》的坑,阅文集团怎么填?

《青簪行》的坑,阅文集团怎么填?

财报

剧本杀拯救不了年轻人的孤独

剧本杀拯救不了年轻人的孤独

拯救年轻人的剧本杀,很难摆脱大IP的影响

阅文失速,腾讯的IP裂痕

阅文失速,腾讯的IP裂痕

付费不够,IP来凑 ?

赘婿背后的IP变革,“爽”文正在分化网文变现的方式

赘婿背后的IP变革,“爽”文正在分化网文变现的方式

越来越套路化、模板化,是对目前网文的第一印象。

万万没想到,趣头条首次季度盈利了,新故事华尔街会买单吗?

万万没想到,趣头条首次季度盈利了,新故事华尔街会买单吗?

新冠肺炎疫情渐缓,“恢复增长”逐步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词。

两百亿规模千亿市场,中国网络文学破圈不断,哪里才是价值洼地?

两百亿规模千亿市场,中国网络文学破圈不断,哪里才是价值洼地?

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化征服世界的又一大利器,在这个两百亿规模,千亿潜力的大市场中,哪里才是投资的洼地?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粉丝和资本的护城河,保不住郭敬明和于正

从业人员的集体抵制和大众的逐渐觉醒,开始让投机取巧者无所遁形。

2020成国产乙女游戏“元年”,大厂们的神仙打架?

2020成国产乙女游戏“元年”,大厂们的神仙打架?

据《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上的数据,我国女性玩家已经突破3亿,占所有玩家的47%。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不管是走正剧方向,还是出海探路,内容依旧是核心。

被“放弃”的阅文:腾讯底下好乘凉?

被“放弃”的阅文:腾讯底下好乘凉?

大树底下不好乘凉,阅文从此没有梦想。

科技周报 | 财政部: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和重点群体的支持力度;疫情之下,日均发博人数同比增长25%
原创

科技周报 | 财政部: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和重点群体的支持力度;疫情之下,日均发博人数同比增长25%

雷科技消息,日前,豌豆荚团队发布公告称,2月28日起,豌豆荚PC版停止在线服务;PP助手也表示,iOS版、iOS PC版产品将下线。

《庆余年》是爆了,但想打高分的阅文仍然没有公式可套

《庆余年》是爆了,但想打高分的阅文仍然没有公式可套

但再丰富的IP资源库,也需要顺利消化才能实现其市场价值,不然囤积久了,就成了过期的不良资产。

“耳朵经济”时代,知识付费的蛋糕和语音直播的饭碗,哪个更好吃?

“耳朵经济”时代,知识付费的蛋糕和语音直播的饭碗,哪个更好吃?

知识付费的蛋糕和语音直播的饭碗,其实谈不上哪个更好吃,毕竟,知识付费在遇冷,语音直播抢不走视频直播的注意力,但就PGC与UGC而言,不管在何种业务下,P+U两者并行,可能会是不错的选择。

国产剧里的

国产剧里的"普通人"到底多有钱?

“普通”这个词的词义正在扩张得越来越难以容忍,明明中国还有 95% 的人没有护照,怎么突然之间,没有大几千万房产的中国人就不“普通”了?

付费模式遇冷,网文IP改编能够承载平台的希望吗?

付费模式遇冷,网文IP改编能够承载平台的希望吗?

在国家不断推动文化“走出去”的政策下,海外读者增速达到28%以上,海外市场已经成为行业的高增长极,网文出海潜在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国内市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