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变现
​MCN从业者口述:做抖音的每一天,都奄奄一息,我认输了

​MCN从业者口述:做抖音的每一天,都奄奄一息,我认输了

虚幻的流量涌进来,人人都渴望一个暴富的奇迹

小红书正在重走蘑菇街老路?

小红书正在重走蘑菇街老路?

现在的小红书俨然成为国内“种草”社区头牌,本应该具有强大的带货潜力,但小红书的商业化之路显然走的不容易。

喜马拉雅,音频巨头的笼中之困

喜马拉雅,音频巨头的笼中之困

网络音频行业凭借其独特的媒介属性和多元化的使用场景,在休闲娱乐领域开拓出了广阔的疆土,并仍保持着良好的上升势头

网红电商剧烈洗牌,机会将属于拥有“头部网红矩阵”的MCN机构?

网红电商剧烈洗牌,机会将属于拥有“头部网红矩阵”的MCN机构?

未来“MCN”可能变成一个历史词汇,进化版的“时尚品牌共创平台”或将代替它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平台这头大象面前,再强壮的主播依然还是一只蚂蚁

 复工首日众生相:降薪、自制口罩、自己带饭。

复工首日众生相:降薪、自制口罩、自己带饭。

我们公司是个两层的复式独立办公楼,总计40多员工。由于大门是刷指纹门禁的进入方式,为避免接触感染,我让公司买了很多消毒液 ,大家进入前可以用消毒棉擦拭下后,再刷指纹。

在线教育,集体裸考

在线教育,集体裸考

除了传统教育归于公共服务,线上教育平台在一些差异化领域也可以打造出稀缺优质的强势内容,进而追求较大的商业变现。尤其是在一些素质教育模块,如STEM、编程、人工智能等品类。

知乎危险进化

知乎危险进化

戴维·温伯格在他的著作《知识的边界》中写道:“当知识变得网络化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已经不是站在屋子前头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群体智慧。

下沉巨头的2019年,拼多多和趣头条谁更值得投资?

下沉巨头的2019年,拼多多和趣头条谁更值得投资?

随着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京东、字节跳动等的入局,巨头都在想法设法抢夺用户流量,拼多多跟趣头条能否留住下沉市场的小镇青年很关键,这可能也是决定他们明年能否获得投资者认可的关键。

抖音:把信息当知识,用户能接受吗?

抖音:把信息当知识,用户能接受吗?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对抖音平台和创作者来说,什么内容来钱快效率高自然就更愿意投入,目前来看抖音变现还是以广告和电商为主,知识付费变现太难,而这也并非平台想要主推的点。

微博距离INS,还差一个“点赞”

微博距离INS,还差一个“点赞”

“点赞”如今被越来越多的西方互联网社交巨头们当做是一种“有问题的文化”,而这背后正是社交价值被数据所绑架的困境。

焦虑、诱惑和轮回:私域流量的前世今生

焦虑、诱惑和轮回:私域流量的前世今生

流量是中国互联网商业的一个关键变量,从业者对质优价廉的流量的追逐从未停止过,无论之前以百度、淘宝、京东等做主阵地,还是后来发现微信,现在炙手可热的抖音和快手,以及下沉市场,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窗口期。

从裁员到亏损,爱奇艺仍然盈利难

从裁员到亏损,爱奇艺仍然盈利难

从赚钱的角度来说,整个在线视频领域都是“矮子”,“矮子里拔高子”的确是把爱奇艺托上了行业第一的宝座,但行业内普遍遭遇的“无法避免”的亏损状况更是突出了整个在线视频行业的无奈。

解读Lyft上市后首份财报:亏损额度有收窄 何时扭亏为盈成为最大障碍

解读Lyft上市后首份财报:亏损额度有收窄 何时扭亏为盈成为最大障碍

Lyft虽然目前也在共享单车、滑板车以及自动驾驶等领域做了一些尝试,未来其还是需要在其它业务上有些新尝试。

B站“补课”

B站“补课”

在内容电商道路上,与B站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还爱奇艺也曾尝试在视频中插入商品链接。

一张电影票,半个资本局,阿里腾讯路两条

一张电影票,半个资本局,阿里腾讯路两条

一张电影票背后,是庞大的电影市场。

家园共育赔本赚吆喝:盈利或成行业顽疾?

家园共育赔本赚吆喝:盈利或成行业顽疾?

移动互联网下半场,家园共育行业到了模式验证阶段

内容创业赛道分野,2018紧,2019更紧

内容创业赛道分野,2018紧,2019更紧

对于多数内容创业而言,自己的脚该踩进哪条河里?到底是做图文?还是去尝试短视频?又或者要不要试试音频?他们开始迷糊了....

股价跳水、变现受阻,美图做中国下一个Instagram有戏吗?

股价跳水、变现受阻,美图做中国下一个Instagram有戏吗?

美图三大变现之路频频受阻,转型社交是否成为其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盛世”抖音,危机“四伏”?

“盛世”抖音,危机“四伏”?

抖音崛起带动的短视频娱乐形式,抢夺的不只是微博的用户时间,而是所有内容消费产品,从某种程度上讲,一旦抖音无法压倒性超过快手,或是最终败北快手,出海便成了极为重要的战略战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