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
如果拜登赢了,美国、中国、全球经济将往何处去?

如果拜登赢了,美国、中国、全球经济将往何处去?

无论谁当选,我们都应该自强不息

当年轻人开始谈论AI伦理

当年轻人开始谈论AI伦理

当Z世代的年轻人都在讨论AI伦理的时候,构建出一套完美的人工智能治理规则,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姜子牙》成营销流氓,国漫还能靠情怀买单吗?

国产动漫电影在内容打磨上似乎是从零起步,可是又暴露在巨大的热情之下,也难免让人骂营销流氓。

秋天第一杯奶茶虽火:但奶茶已不是一门好生意

秋天第一杯奶茶虽火:但奶茶已不是一门好生意

创业者保持一种慢下来的理性、独立思考能力尤为重要,创业虽有千万种死法,但追风口可能是最快的那一种。

讲中国故事的博主正在变多,李子柒为什么不可复制?

讲中国故事的博主正在变多,李子柒为什么不可复制?

从“流量博主”进化到“超级IP”,要耐得住“寂寞”

YouTube里那些时空穿越者,精神病人还是另有隐情?

YouTube里那些时空穿越者,精神病人还是另有隐情?

调戏时间的人,最终也会被时间所抛弃

“315晚会”三十而立,何时“不惑”?

“315晚会”三十而立,何时“不惑”?

媒体曝光虽能定点突破,但是整顿行业难题还需相关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并且不能是单点突破,而是应该连根拔起。

盲盒火爆,年轻人的“口红经济”?

盲盒火爆,年轻人的“口红经济”?

盲盒的火爆与经济中的“口红效应”或有关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盲盒或许还会迎来一个小高潮吗?

美国阶层切片:从未消失的“绿皮书”

美国阶层切片:从未消失的“绿皮书”

在标榜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国,虽然通过政治制度和法律,破除了阶层不平等这道“有形的墙”,但阶层歧视这道“无形的墙”依然没像柏林墙一样被推倒,而是渗透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那些不敢生孩子的女人,都在怕什么?

那些不敢生孩子的女人,都在怕什么?

我们不想让那些不愿意生孩子的人改变主意,更不愿否定那些生育子女的人的价值,但在出生率、生育意愿都双低的如今,我们很想知道,怎样才能让那些愿意生孩子的人,放心迎接新生命?

“丰巢困局”揭露的商业真相

“丰巢困局”揭露的商业真相

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不缺少供应商集体出走的戏码,但如此大规模的“用户起义”还是头一遭。

从后浪到搜索大数据里的新青年,谁更真实?

从后浪到搜索大数据里的新青年,谁更真实?

何冰也曾是青年,以成功中年人的身份如同薪火相传般对后浪族释放饱和的善意。前浪们在批评的那个后浪的时候,何尝不是以躬身之态入局,指导那个曾经的自己?

蒋凡「劫后余生」,年轻成为最大筹码?

蒋凡「劫后余生」,年轻成为最大筹码?

回顾像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帝国,接班人、二把手以及关键人物,大多都在公司内部经历了很多次起起伏伏,其实像蒋凡这样能一路直上、年纪轻轻就执掌大权的没有几个。

在遍地PUA的中文互联网中寻找真知

在遍地PUA的中文互联网中寻找真知

在他看来,互联网毫无疑问带来了好处,却也让我们进入了新的“无知时代”。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从某种角度看,其实并没有带来真知的普惠。

张小龙与扎克伯格的沉思

张小龙与扎克伯格的沉思

上一个十年社交媒体泛滥带来的信息过载接下来会不会使得更私密的社交工具诞生,人们因此可以通过圈层化的社交方式,回到更窄、更小圈层的社交之中?

红人离现象级红人还差一个社交舆论场

红人离现象级红人还差一个社交舆论场

从一个红人成长为李子柒这样的红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实力很重要,运气成分也很大。

中美互联网巨头要让广告再次伟大

中美互联网巨头要让广告再次伟大

广告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商品的销售,但广告不再是通过理性的力量来说服人,而是以合乎心理的方式,适应着时代的心理结构。

 第五届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圆满落幕,张朝阳强调搜狐要“回归媒体”

第五届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圆满落幕,张朝阳强调搜狐要“回归媒体”

从去年开始,张朝阳就陆续强调要回归搜狐传统的媒体特征,落实到子品牌就是在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搜狐健康等领域发力,从而持续输送内容。

稻盛和夫:完整地过好今天,就能看到明天

稻盛和夫:完整地过好今天,就能看到明天

我从来没有建立过长期的经营计划。说这话,许多人会很吃惊。当然,依据经营理论,建立长期经营计划,它的必要性、重要性我也知道。

该如何重新定义携程?

该如何重新定义携程?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诞生于中国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期,又恰逢中国旅游市场的第一次爆发,携程的成功,无疑要感谢时代。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