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红利
营收、净利双降,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营收、净利双降,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苏泊尔是否掉队了?

“她经济”正在成为存量竞争新的增长极?

“她经济”正在成为存量竞争新的增长极?

互联网下,“她经济”正在打破固有的性别局限,逐渐成为存量竞争下新的增长极。

关停潮下,“弃子”难当

关停潮下,“弃子”难当

不一定能存活的产品洗牌期,互联网创业的形式与内容已经大大退化。

高瓴资本大幅减持良品铺子,昔日宠儿为何不香了?

高瓴资本大幅减持良品铺子,昔日宠儿为何不香了?

在高瓴资本眼中,良品铺子(603719.SH)是否已从当初的“小甜甜”,蜕变成了“牛夫人”?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最近知乎赴美IPO的消息,成为互联网圈子比较关注的一个热点。

脚踢阿里拳打腾讯,张一鸣的野心有多大?

脚踢阿里拳打腾讯,张一鸣的野心有多大?

八年前,当初谁也没想到,字节跳动会从巨头的夹缝之间成长为一个独角兽。

快手上市,门阀谢幕

快手上市,门阀谢幕

无论通过“剿灭”还是“招安”的方式,随着港交所属于快手的钟声敲响,曾在快手杀气腾腾的六大家族,也许一去不复返了。

为何说BAT

为何说BAT"分流"抖快是一种必然?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数字科技:不是乌托邦,更不是独立王国

数字科技:不是乌托邦,更不是独立王国

以新的逻辑和角度来审视并看待数字科技,让数字科技的发展跳出互联网模式的牵绊,或许才能真正开启新纪元。

双11消费洞察,品牌如何实现精准营销?

双11消费洞察,品牌如何实现精准营销?

双11的流量池里面,品牌在卖货的过程中,提升留存转化,完成私域流量的沉淀。

直播带货:敲响了丧钟,也吹响了集结号

直播带货:敲响了丧钟,也吹响了集结号

直播带货将结束一个时代,同样将开启一个新时代。

乌镇饭局后,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

乌镇饭局后,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

当公司大到一定体量,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答案可能有很多,但一定包括为更低门槛的品牌成长环境、更公平的就业和财富升级路径,以及主动开辟并走进新的赛道,为行业找到潮水的方向。

产业互联网: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

产业互联网: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

真正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以更加理性和全面的角度来看待产业互联网,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才能告别浮夸,回归理性

互联网巨头围猎信用卡

互联网巨头围猎信用卡

很多人调侃,每一个传统行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做一次

直播带货的迷惘与救赎

直播带货的迷惘与救赎

如何在后疫情时代下挽救口碑,长远发展,才是今后直播带货的重中之重,远比鹦鹉学舌、东施效颦来得重要。

定位的困局:新零售成熟的阻碍

定位的困局:新零售成熟的阻碍

如果没有新的盈利模式作为供血,所谓的新零售就只能是一个概念而已,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涵和意义,随时都有夭折的风险

Nike、Adidas“阎王”遭难,毒、Nice“判官”独活?

Nike、Adidas“阎王”遭难,毒、Nice“判官”独活?

企业内部的自我变革,这种数字化与实体化之间的“对抗”是中国互联网商业发展的一条隐线

千亿身价之后,美团、拼多多的新增量之战

千亿身价之后,美团、拼多多的新增量之战

无论是下沉市场还是本地服务市场,空间也还有,这意味着这场新增量大战还会继续蔓延

陈琪求稳,蘑菇街被误

陈琪求稳,蘑菇街被误

或许,在本应该杀伐果断的电商圈地期,陈琪一路求稳,反误了蘑菇街“性命”

红利已过,深度调整期的互联网破局之道

红利已过,深度调整期的互联网破局之道

痛点的不断出现,告诉我们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正走在十字路口。无论是技术上,产品上,还是运营上,互联网行业都需要找到一个出口,才能跳出当下的发展怪圈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