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好“声音”

摘要: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海外资本市场更多的将音频视为一个想象空间不大的市场。

这一点其实从2020年1月在美股上市的荔枝身上也有所反映。作为“音频第一股”,上市不到两年的时间,截至11月30日美股盘前,其股价为2.52美元,市值约1.28亿美元。

不过事情也并非没有转机,由于疫情的到来,2020年成为了整个音频行业的重要转折点,用户也开始愿意为音频付费。今年年初,国外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被马斯克意外带火,荔枝FM也一度暴涨了340%。

不过随着疫情得到控制、Clubhouse遇冷,荔枝能从中获取到的红利开始变得有限。11月30日美股盘前,荔枝对外披露了第三季度的业绩报告,透过这份财报,荔枝现在发展到了哪一个阶段?又还有多少的增长空间?


增收成绩单,“拐点”还未到来

聚焦荔枝的三季度财报,一些核心指标均显示出荔枝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日,荔枝的季度营收达到5.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今年前三季度收入总和已超过2020年全年。第三季度毛利为1.5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9060万元增长67%,得益于运营策略的优化,荔枝第三季度毛利率提升至30%,上年同期为25%。此外,第三季度荔枝音频娱乐业务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21%至917万。

(图源:荔枝三季度财报)

不过横向对比来看,《螳螂观察》认为现阶段荔枝还未迎来属于自己的“拐点”。

首先,虽然营收增加了,但亏损也有所扩大。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荔枝的运营亏损4010万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960万元;净亏损为371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610万元;基本和摊薄后每ADS净亏损0.73元。

客观来说,亏损似乎是在线音频行业的常态。行业“老大”喜马拉雅的招股书数据显示,其目前仍未实现盈利,并且近三年内亏损甚至超过了20亿元人民币,同样深陷亏损“泥潭”。

其次,虽然报告期内荔枝的营收数据同比增长了四成,但环比来看,其营收增速任然还需努力。

据悉,截至2021年6月30日,荔枝Q2的净收入为5.593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第二季度的3.509亿元人民币增长59%,可见荔枝在第三季度的营收额和增速两个指标对比第二季度都有所下滑和减慢。

(数据来源:荔枝财报,制图:螳螂观察)

最后,综合二、三季度的财报,《螳螂观察》也发现,人口红利“褪色”这一点也影响到了荔枝。

以用户层面为例,二季度荔枝移动MAU的平均总数量为6090万,同比增长9%;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总数达到49.44万,同比增长7%。三季度荔枝移动MAU的平均总数量为5890万,同比增长5%;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总数达到48.55万,同比增长8%。

环比来看,移动MAU的平均总数量于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总数都有所下滑,同比增速也一直在个位数徘徊,可见在人口红利不再的当下,荔枝的用户增长也开始进入瓶颈期。

“拐点”未至,荔枝或许还需要继续等待一段时间。


前有“群狼”、后有“猛虎”,荔枝自救路上还有几道坎

亏损扩大、营收增长初显疲态、用户增长陷入瓶颈,在《螳螂观察》看来,荔枝之所以面临这些难题,主要受以下两方面因素的影响。

一方面是模式的影响。在线音频行业的模式一般分为三种,即专业生产内容(P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PUGC)、用户生产内容(UGC),喜马拉雅都有涉猎、蜻蜓偏向PGC,而荔枝则更多的倾向于UGC。

并非说UGC模式一定不如PGC和PUGC,用户来生产内容不仅使荔枝不用像喜马拉雅那样花大价钱去购买版权,免去了被内容成本压制的苦恼,而且用户出于对自己生产内容的感情,忠诚度往往更高。

但UGC模式同样也衍生出了一些问题,一是导致荔枝的收入结构过于单薄。荔枝的收入由音频娱乐收入和播客、广告及其他收入两部分构成,但UGC模式导致音频娱乐收入在荔枝的收入结构里一直占据着绝对的大头,以至于其更像一个依赖打赏式消费的直播平台。以报告期内的数据为例,Q3荔枝的音频娱乐收入高达5.01亿元,相当于净营收总额的99.2%。

(图源:荔枝财报)

除了导致收入结构单一外,由于庞大的用户量,对于用户自己生产的内容,荔枝等在线音频平台有时候也难以及时把控。比如去年年初,包括荔枝在内的很多平台都出现了借“ASMR”名义传播低俗、色情内容的问题。

另一方面,荔枝还要面对前赴后继的竞争者的挑战。

同属“三巨头”的蜻蜓和喜马拉雅一直以来都是荔枝的主要竞争对手,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5月,喜马拉雅FM月活跃用户数达到9937.39万人,在音频类App中排名第一;蜻蜓FM位列第二,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2215.46万人,它们所占领的用户心智对荔枝而言都是不小的压力。

此外,其他的互联网巨头对音频这块“蛋糕”同样虎视眈眈。2018年,B站以10亿元全资收购二次元音频社区猫耳FM;2020年,字节跳动旗下番茄小说推出“番茄畅听”;快手推出了播客类APP“皮艇”;2021年3月,腾讯音乐发布全新长音频品牌“懒人畅听”。

以腾讯为例,就它的体量而言,音频行业的吸引力实在有限,而腾讯这类巨头之所以会躬身入局,更多的还是为了完善自身的文娱生态链,让在线音频与其他业务产生协同作用,从而追求1+1>2的效果。

即使如此,腾讯在网文内容及版权方面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优势,曾有数据显示,阅文集团已对外授权近5000本有声书。据统计,国内音频市场70%的原创文学内容来自阅文集团,其音频收益约占原创有声小说收益的2/3,所以这些玩家布局在线音频行业难免会对喜马拉雅、荔枝和蜻蜓等老牌玩家产生冲击。

在前有饿狼,后有猛虎的危机下,荔枝还能否为资本市场讲出“新故事”?

以元宇宙、车载播客、海外市场为饵,荔枝想象空间如何?

不管是荔枝这个企业还是整个在线音频行业面临的困境,是整个市场有目共睹的。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行业竞争愈发激烈,不做出改变就会被淘汰,在这样的背景下,以荔枝为首的老牌在线音频企业开始积极的展开自救。

第一,荔枝将宝压在了海外社交音频社交产品上,并获得了一定的反馈。

被马斯克带火的Clubhouse,二月份eBay上的邀请码价格一度被炒到97美刀。旗下主打Yumy、Yiyo、MICO、YoHo这四个海外社交产品的赤子城,上半年累计下载达2.54亿次,平均月活达约1,741万,环比2020年下半年增长约38%。

而荔枝2019年就面向海外推出了Tiya,其主打“帮用户寻找游戏队友”,与一些海外热门游戏形成联动效应,成绩最好时一度拿到了美国地区iOS下载总榜的第21名。据最新财报数据显示,Tiya9月每用户日均发送信息条数较6月提升了57%、用户友好关系链对数较6月增长64%,海外社交生态内生增长效应明显。

第二,荔枝在车载播客领域也取得了一些收获。

据悉,睡觉前、走路跑步时、手上做别的工作时以及开车常常被视为是最主要的使用在线音频产品的场景。荔枝窥见这一趋势,先后与小鹏汽车、威马汽车、大众汽车等达成了车载音响方面的合作。

从财报中可以得知,荔枝播客在很多技术上有了一定的突破,比如其已经成为了国内首家实现“双向无缝流转”多场景覆盖的播客平台。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车载智能终端领域,已经和通用、上汽、吉利、比亚迪、蔚来汽车等60多家车企合作的喜马拉雅,以及与百度Apollo智能车联合斑马智行开启车联网生态领域合作的蜻蜓,同样是不小的威胁。

第三,在最近爆火的元宇宙,荔枝也有所布局。

在移动互联网用户红利已经见顶的今天,元宇宙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下一代互联网”的曙光。Bloomberg Intelligence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

腾讯、字节跳动、英伟达、Meta(原Facebook)、Google、微软、微美全息等海内外企业纷纷向元宇宙进军。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荔枝选择与社交基因颇为浓厚的青年长租公寓品牌碧家国际社区以“社区+内容+社交“为构建基点,联手打造中国公寓行业首个元宇宙兴趣交友社区。

在这个社区,不同城市碧家国际社区的租客可在云社区跨越空间束缚。截至10月中旬,这个元宇宙兴趣交友社区已经上线近2个多月,活跃度合计59160,社群人数超过25000人,日均活跃次数将近2000次,为荔枝在元宇宙领域的探索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总而言之,荔枝本季度的财报可以说是喜忧参半,但在亏损、竞争、模式所带来的危机背后,依然能看到其积极自救的态度与取得的成效。至于在元宇宙、车载播客与海外音频社交取得一定成绩后,属于荔枝的“拐点”何时将至,《螳螂观察》也将持续关注。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螳螂观察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