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象吞蛇

摘要:米高梅对亚马逊眉来眼去早有端倪。

去年末,米高梅和亚马逊达成合作,米高梅解释道是为了“预测作品浏览量和销售趋势,以及把影视作品搬至亚马逊云,从而利用AWS的技术制造新的盈利机会。

当时米高梅就找来了摩根士丹利和LionTree两家公司作为顾问,打算把公司出售给亚马逊。

今天看来果不其然,米高梅这个好莱坞手握众多 IP 的电影巨擎,如今被贝索斯大手一挥花了 84.5 亿美元收购了,未来会成为亚马逊电影帝国的一部分。

流媒体赛道各个玩家正打得热火朝天。拿下米高梅的亚马逊,有了跟迪士尼较量的资本。

亚马逊的电影梦

作为好莱坞最有名的电影公司之一,成立于上个世纪的米高梅电影公司,从诞生到现在已经制作发行了超过四千部电影、1.7万个小时时长的电视节目。

除了《猫和老鼠》、007系列这些经典电影,还有《使女的故事》《维京传奇》这样的热门剧集,热播真人秀《美国好声音》也出自米高梅之手。

然而,这家老牌公司始终慢半拍,和如今的潮流脱钩,所以早在十一年前就已经宣布破产,并且米高梅的CEO位置已经空了三年。Anchorage Capital是米高梅最大的股东,目前出售影视作品版权是营收的主要来源。米高梅因为去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遭到沉重打击,不得不裁员才能维持运营。

而收购方亚马逊这些年则在影视行业混的风生水起,其推出的《海边的曼彻斯特》赢下奥斯卡,拿下艾美奖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都是豆瓣评分很高的热剧。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赛事直播权也在亚马逊手里,足以见得连体育赛事直播领域也不放过。

亚马逊仅过去一年里就投入一百多亿美元来做Prime Video和Amazon Music的影视和音乐内容。

米高梅被亚马逊收购之后,米高梅的电影和电视部门该何去何从成了最大的问题。

首先要注意的是这项交易并不是立刻完成的,而是至少需要几个月才能最终完成,所以大概率不会改变原定的2021年发行计划。作为米高梅的子公司,联艺发行公司负责米高梅影片的国内发行。

亚马逊同样没有说明米高梅电视部门Epix的未来。

米高梅在四年前买下了付费电视网Epix,并于两年后发布名为Epix Now的流媒体平台。《使女的故事》、《维京传奇》等都由Epix制作。

财报看不到Epix的用户数量,只能看出Epix去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1.11亿美元。被整合进Prime Video的Epix,未来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仍是未知数。

毫无疑问,吃掉米高梅的亚马逊可以获得米高梅深厚的IP宝藏。亚马逊收购米高梅仅仅是为了米高梅丰富的电视和电影IP吗?

亚马逊在其官方声明其实已经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亚马逊将通过这次收购让米高梅更好的继续从事其擅长的领域。

所以未来亚马逊影片公司和米高梅可能会并肩存在。

亚马逊也暗示了会推动米高梅的电影团队对亚马逊的电影业务的支持。因此不少米高梅电影部门员工对于收购感到乐观。

这次亚马逊将米高梅收入囊中,至少在IP储量上算是跻身第一梯队了,未来米高梅能否再创辉煌,贝索斯的电影帝国之梦能否成真,就看亚马逊如何让米高梅如何化腐朽为神奇了。

对于财大气粗的亚马逊而言,拓展自己的流媒体渠道是轻而易举之事。相比而言,缺乏原生态内容的亚马逊,除了砸钱做内容之外,通过收购内容企业来补全自己的IP短板也不失为划算的好买卖。

亚马逊也有《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上载新生》等拿得出手的原创作品,但是相较于《权力的游戏》《纸牌屋》,亚马逊自身在内容上还没有找到爆款的方法论。

一蹶不振的米高梅

米高梅对推进电影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所以米高梅也拿下了目前为止最多的奥斯卡奖。

然而米高梅在上个世纪的滑铁卢之后一蹶不振。

上世纪四十年代,好莱坞八大制片厂垄断发行了超过美国影片数的九成和全球电影影片数量的四成,八大制片厂操控发行、价格歧视,致使小厂商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1948 年,派拉蒙法案的发布让米高梅的不少业务被割舍,加之当时电视及相关业务的普及,影院越来越冷清。

面临连年亏损,米高梅撑到了 1966 年,被美国赌场巨富科克里安收购,并入旗下娱乐产业当中。

米高梅被科克里安卖出又收回,变成了边缘资产,直到 2005 年,索尼公司花了48 亿美元将债台高筑的米高梅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但由于 IP 老旧、制作技术落后,米高梅终究难逃破产的命运。

昔日的好莱坞巨擘米高梅如今陷入债务危机。

早在2009年,金融危机让米高梅陷入了债务泥潭,尽管米高梅在金融危机之后扭亏为盈,但负债还是其徘徊在了破产边缘。

米高梅破产重组之后暂时摆脱了破产危机,但每况愈下。未来五年米高梅面临4.34亿美元的年均债务,去年米高梅营收不过14.96亿美元,但要还的债务高达25.9亿美元。

破产重组后的米高梅就一直找合适的买家,直到亚马逊的出现。

这次收购在亚马逊收购史中只能排第二,2017 年,亚马逊曾以 137 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

其实米高梅电视部门内部早在收购前就已经一片混乱。

2018年,马克·伯尼特坐上了米高梅全球电视集团主席的位子。但伯尼特总喜欢插手他没有明确职责的部门事务,对其他人指手画脚。

而已经干了十年的米高梅电视/联艺公司总裁史蒂夫·斯塔克突然离职,据说是因为伯尼特长期肆意插手剧集部门的业务。

内忧外患之下的米高梅又负债累累,嫁给亚马逊是最好的结局。

流媒体冲击好莱坞

米高梅委身亚马逊的结合,本质上传统影视巨头拥抱流媒体。

这也并非个例,华纳影业推出了HBO;迪士尼推出了自家流媒体服务 Disney+,奈飞达成一亿用户目标花了六年时间,而迪士尼只用了一半的时间;派拉蒙也在今年上线了 Paramount+ 流媒体服务。

米高梅只有抱亚马逊的大腿。

对于好莱坞而言,米高梅的易主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北美票房从2010年到2019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也只有1%不到。2016年的观影总人次甚至不及10年前。

流媒体的高歌猛进也是传统电影没落的原因之一,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2007年创立以来至今,流媒体Netflix完成了付费用户从0到2亿的增长。早在四年前,美国有线电视用户总数就被Netflix的用户数量就超过。

相比之下,迪士尼电视业务反而连年下滑。

财报显示,贡献三分之一营收的传统媒体业务,因为成本高攀和广告收入下滑,导致利润率大跌。

除了Netflix之外,Apple TV、Amazon Prime Video等等互联网巨头也都跻身流媒体赛道。

半个月前,AT&T拆分华纳媒体部门,与Discovery掀起了一场作价430亿美元的“联姻”。

如今,Disney+已经后来者居上。目前,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和来Disney+占据了美国流媒体用户订阅数量的前三名,用户数分别达到了2.08亿、2亿、1.3亿。

传统影视公司利用自身先天的内容基因优势,也未必不能在线上焕发第二春。

流媒体对好莱坞的冲击是不可逆的。流媒体的出现对传统电影行业也并不一定是坏事,也许可以掀动电影或影院的新一轮变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见专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