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的野心,“卖”完了

摘要:留给苏宁的时间还多吗?

苏宁今天的“痛苦”,张老板四年前就应该知道。

2021年2月,苏宁足球俱乐部一纸通告宣布暂停运营,而这距离球队夺得中超冠军仅数月之隔。

与此同时,其幕后金主苏宁集团正式引入国资。根据苏宁易购发布复牌公告,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深国际”)及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鲲鹏资本”)拟按6.92元/股的价格,分别收购苏宁易购8%、15%的股权,交易合计涉及资金约148亿元。

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公告显示,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前不久,自媒体“新经销”发布消息称,家乐福中国50%以上股权可能将被苏宁出售,接盘者为青岛国资委,随后该平台删除了上述报道。界面新闻向家乐福品牌部门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称上述消息不实。

但界面新闻向接近家乐福的业内人士求证上述消息,得到的回复是“可能目前有多家在谈”。

卖身消息的传出,距离家乐福被收购仅不到两年。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苏宁解散刚夺冠的球队,张近东退出苏宁易购实际控制人,家乐福又被传出将要出售的消息,整个苏宁集团似乎散发着极度“缺钱”的气息。


百果必有因

上世纪90年代初,家电市场持续火热,苏宁成了最早建设市场、享受时代红利的那批企业。

1993年南京城里的“空调大战”让张近东和苏宁一战成名。

进入2000年,苏宁跑马圈地,连锁店扑向全国,疯狂扩张,在国内家电市场站稳脚跟的同时,开始试水地产。

2004年,苏宁电器正式于深交所上市,成为“家电连锁第一股”。而上市后的苏宁眼中只有黄光裕的国美。就这样,一场耗时漫长的“苏美大战”正式开启。

2007年,苏宁净利首次超越国美。三年后,国美黄光裕锒铛入狱,而此时的张近东与苏宁,风头正劲。

看到了希望的张近东,正在翘首以盼等待诺亚方舟到来之时,未曾想电商浪潮率先汹涌袭来,很快就被京东、淘宝打乱阵脚,被迫转型。

2011年张近东提出“再造苏宁”,2013年更名为苏宁云商,正式向互联网零售转型。同年,苏宁旗下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斥资2.5亿美元收购PPTV。

熟读三国的张近东深知,曹操当初之所以被蜀吴烧个片甲不留,是因为他把全部希望就寄托在连在一起的船上。要想摆脱危险,就要为自己留一条救命的船,才能保住自己的希望。

2015年,马云入主广州恒大,并于同年重新夺得亚冠,彼时顺风顺水的恒大,让张近东看到了自己的船正慢慢驶来。

于是乎,张近东斥巨资收购江苏舜天俱乐部。而为了“迎战”京东,张近东和恒大足球俱乐部股东(马云公司)达成加盟,投资140亿持有马云公司1%的股份,而对方283亿持有自己接近20%的股份。

文娱成了苏宁那些年的主要发力点,从收购PPTV到收购国米,再到自家球队夺冠,苏宁意图靠文娱来带动自己零售主业。

但结果却不尽人意,淘宝和京东稳居龙头位置多年,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迅速崛起,苏宁易购的收入虽然也在增长,但势能相差悬殊。

事实上,“耽搁”苏宁这艘诺亚方舟航行的,更多是恒大。

2017年,在马云的牵头之下,苏宁200亿战投恒大。然而,2018年以后,张近东已入不敷出,将在马云公司1%的股份出售后,挽救了公司,让公司扭亏为盈。

对于马云,张近东没有陷入文字游戏的陷阱中,但是对于200亿,张近东却深陷恒大的“福利陷阱”中。

彼时张近东投资恒大时,认为这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恒大回归A股,大概率会大赚一波,而即便无法回归,苏宁依然能拿回200亿本金,并且还有7.79%的收益。

虽然理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却很惨,现在的结果是恒大回归A股遥遥无期,200亿也成了普通股份。并且这200亿的普通股份,还在进一步贬值。

而这200亿对苏宁来说有多重要?

近年来关于苏宁资金链断裂的负面消息层出不穷,而追其主要原因,主营业务电商零售的亏损,加之将大量资金投入地产和投资,导致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现金流吃紧。此外,从2014年开始,一直到2020年,苏宁扣非净利润始终为负。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电器短期借款为201.87亿元,但其货币资金仅有约124.66亿元。苏宁电器总资产虽然高达4068.42亿元,但总负债已超过3000亿,资产负债率高达73.81%。此外,流动负债总额达1099.67亿元,苏宁易购流动资产为1072亿元。

无论是苏宁的短期债务还是超高的负债率,200亿足以缓解其燃眉之急,但可惜苏宁拿不出,砍掉球队,出售股权,引入国资,苏宁已经“破釜沉舟”。

如今,马云和恒大还是此前的马云和恒大,而此时的苏宁,已不是张近东能控制,能挽回的那个苏宁了。


苏宁的“面子工程”

苏宁主营业务低迷,但却能一直维持自己归母净利润正值,这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据“百略网”梳理发现,从2014年到2021年,苏宁几乎每年都通过处理旗下子公司与相关股权、股票资产来获取收益。

据不完全统计,苏宁通过处置资产的方式,在近些年的时间里获利最少377亿元。

从2014年开始,苏宁卖掉的资产包括大量线下门店、仓储物流、PPTV股权等等,2019年,苏宁打包仓储业务出售给物流地产基金,打包出售了陕西、湖南、宁波等5个物流项目,2021年停运冠军球队(停运不等于解散,存在售卖可能)等等,当然,在这期间,最引人关注的其实还是售卖所持阿里巴巴股票这件事。

持有阿里的股票,这不只是双方合作的一种连接纽带,更重要的是,阿里股票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未来收益,可苏宁却急着将其换成现金,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目光短浅,但考虑到苏宁的债务、营收等要素的表现情况,苏宁或许只是由于太缺钱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财务报表需要漂亮,但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并不能掩盖主体业务长期难以盈利的现状,也很难打动资本市场。

2015年苏宁的股价曾涨到过23.54元的高位,但随后因为种种原因,苏宁股价一路下跌,哪怕近几年以来,苏宁易购启动了多次回购,始终没有挽回苏宁下跌的股价。

事实上,苏宁这种“新债抵旧债”类似资本腾挪术这样的行为,其实并不是什么长久之策,甚至会给市场饮鸩止渴的感觉。


卖,解决不了问题

在2月底苏宁引入国资拿到一笔资金后,又被传出要出售家乐福的消息,虽被苏宁辟谣,但还是会让外界对其产生些许质疑,148亿难道还不够填充苏宁的“坑”?

2019年6月,苏宁以48亿元代价接手家乐福中国80%股权时,对后者抱以极大期许,希望家乐福中国的线下门店能为自己在新零售实验道场上“增砖添瓦”。

据苏宁官微“苏宁蓝话筒”于2021年2月6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以来,苏宁家乐福到家业务持续攀升,订单量同比增长210%,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87%。但线下业务的数据未披露。

而据家乐福线下门店近段时间以来的表现可以看出,家乐福并没有帮助苏宁太多。

过往资料显示,2020年下半年,家乐福关闭了沈阳富民桥店、郑州北环店、东莞鸿福路店等多家门店,进入2021年后,又关闭了素有“最美大卖场”之称的上海武宁店。

并且据知情人士透露,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家乐福在人力资源上其实已经是“只出不进”的状态,甚至已经找理由开除员工。而就目前家乐福出售股权的传闻,该人士认为“家乐福已经千疮百孔,能卖出价钱已是不错。”

家乐福以后能不能帮到苏宁,我们暂且未知,但我们知道的是,现在的家乐福似乎已经走向悬崖边缘。

眼前已经拿到深圳国资的巨额资金,但这对于“负债累累”的苏宁来说或许只可解当务之急,长远来看,苏宁需要快速回归商业本质,靠卖卖卖撑起来的业绩光环迟早会消逝,从商业本质出发,要有实际意义上的增长才有出路,才能走向康庄大道。

曾经的巨头如今债台高筑,这或许是让苏宁的未来充斥不确定因子的最大原因。

路,很难走

主观上,苏宁的对手是国美、京东、淘宝、拼多多,但本质上,苏宁需要战胜的是一众平台型企业。

2020年之前,苏宁一直走的是纯电商模式,而要知道,电商企业之所以战胜不了平台型企业,是因为后者拥有两种经济效应:一是梅特卡夫效应,二是双边市场效应。通俗来讲,采购双方数目众多,彼此互相影响,到达一定临界点后平台出现乘数效应,而电商企业只能继续简单相加。

所以,苏宁近些年来的增速不如其它平台的核心原因就在于没有形成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所称的“飞轮效应”,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规模效应。

由于强力推进线上线下一体化,苏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O2O(全场景)销售模式,但是由于近些年来线下零售行业的不景气,以及京东、淘宝的全力追赶,苏宁的优势点也在被逐渐赶上。

多元化造成的后果是不是让张近东头疼的问题,我们未知,但恒大200亿投资可能会让张近东感到有些许无奈。

如果“卖”继续成为主旋律,那么“万丈高楼倾倒”或许就在一瞬间。虽然每个人都喜欢凤凰涅槃,但苏宁能否成为那只涅槃的凤凰,或许只能让时间给我们答案。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百略网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