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客工场救不了共享办公

摘要:共享办公行业一地鸡毛




24日晚10点30分,优客工场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代码为“UK”,开盘价9.25美元。收盘后股价下跌4.82,报8.3美元,总市值为6.177亿美元,低于之前预估的7.69亿美金。

正常情形下,一般新股上市大多数都会上涨,首日下跌的情况比较少见。这说明资本市场并不看好“共享办公第一股”优客工场。

在2018年11月的一轮融资中,优客工场曾发布声明表示,此轮融资对公司的估值为30亿美元。也就是说,2年时间过去了,优客工场不仅估值没有增长,反而首日上市后缩水约80%。

优客工场是共享办公领域的代表性企业,它的兴与衰反映出行业的现状和走势。

整个行业在经历了乐观、悲观后,开始逐渐回归理性,未来之路充满荆棘。


行业第一股率先折戟

11月24日,共享办公行业第一股优客工场正式上市。不过,这个第一股,是以被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收购的形式而产生。

7月6日,优客工场宣布已经与纳斯达克上市的Orisun Acquisition Corp(以下简称“Orisun”)签订了最终合并协议,合并后公司总价值约7.69亿美元,而2018年11月优客工场的估值已达30亿美元。

其实优客工场原本是打算独立上市的,之所以借壳上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早在美国时间2019年12月11日,优客工场就曾向美国SEC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寻求在纽交所上市。

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的营收分为三类,会员费、营销服务和其他服务,其中会员费主要来自共享办公业务收取的租金,也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优客工场2019年前9个月取得的8.75亿营收中,会员收入为4.2亿元,市场及品牌服务收入4.03亿元,其他服务收入5150万元。

然而,会员费在总收入当中的占比在2017年、2018年分别占92%、88%,到2019年却突然暴跌至48%。与之对应的是,市场及品牌服务收入在2018年仅仅只有2460万,2019年前三季度猛增至4.03亿。

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解释,2019年前三季度大部分的营销和品牌服务收入均来源于一家数字整合营销公司“省广众烁”。优客工场于2018年花1.5亿元获得了省广众烁51%的股权。这在业内被称为“买流水”。

买流水能够为优客工场带来很多收入,但利润却很低,公司仍然处于亏损中。

虽然2017至2019年优客工场前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1.67亿元、4.49亿元、8.75亿元,增长率可喜,但亏损却在逐年扩大,分别为3.73亿元、4.45亿元、5.73亿元。三年时间累积亏损超过13亿元。

亏损的原因,优客工场招股书的解释为:门店扩张、门店收购、门店重整等需要大量的资金。

当然,巨额的亏损也让其盈利遥遥无期,估值大幅下滑。

如今,优客工场已经借壳上市,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看好。

行业逐渐进入下行期

打着共享旗号的租赁行业均进入了静默期。

最近几年,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新兴事物,从进入人们的视野到融入生活,所用的时间较短。人们在享受它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意识到“共享”服务逐渐变得不那么实惠。

自2015年以来,无数创业公司纷至沓来,风险投资不断涌入,共享行业的关注度大大提高。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办公都成为了资本的宠儿。

然而,随着2018年开始资本遇冷,共享行业逐渐进入衰退期,就连烧了超100亿资金的共享单车也是一地鸡毛。

与此同时,共享办公也由盛转衰。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共享办公数量已达263家,较上一年增长64%。因为创业公司数量的增长,带动了市场对共享办公的需求。

共享办公为创业型公司提供便捷,减小了创业者的压力,而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

但是经过4年的发展,国内共享办公行业逐渐不如从前。

随着租金上涨、办公设施需求、规模发生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共享办公不再适合小企业,而转变为以大中型企业客户为主。

此外,由于自主创业的环境明显减弱,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共享办公的需求出现萎缩,大量空位、甚至整层出现空置的情况屡见不鲜。

疫情期间,共享办公进入了“最冷”的寒冬。公司裁员、关闭楼层、大量空置、少量续租让整个行业遭遇了毁灭式的打击。

值得商榷的经营模式

新兴企业亏损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好的盈利模式。

市场上大部分的共享办公企业都面临着巨大的亏损。主要是因为他们过于依赖办公租赁业务,主营的联合办公业务占据总营收的一半以上,靠租金差价并不能支撑起共享办公企业过高的成本支出。这也让很多相关企业深陷亏损的漩涡,不能自拔。

而且,疫情之下,共享办公的需求端和供给端均发生了变化,让本就亏损的共享办公企业雪上加霜。

需求端,很多企业客户选择线上办公,或者向线上办公转型,对共享办公的需求越来越小。

也有不少企业,本来在共享办公空间办公,因公司业务受到极大的冲击,而选择低价转租、退租,或直接宣告破产,导致共享办公企业的收入也受到重挫。

供给端,共享办公看似是轻资产运营,实际上也是重资产运营的模式。主要是租赁别人的办公空间,然后自己改造后再出租,可以理解为“二房东”,从中赚取差价。

共享办公企业将办公空间拿到手后,通常需要重新设计、装修改造、添置硬件设施等。而且,还需要营销推广,以及员工工资都是不小的成本支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出租率达到预期,在85%-90%才能达到盈亏平衡点。可是现实情况是,出租率在持续下滑,大多数只有70%左右。”

下滑的同时,共享办公企业不惜以降价吸引顾客,最终陷入不断亏损的死循环。

可以想象,未来共享办公行业将进入并购期,大玩家兼并中小玩家,很多企业会走向破产。行业龙头企业能否迎来春天,什么时候能够走上盈利的正轨还未可知。

优客工场作为共享办公第一股都难以摆脱长期亏损,估值下跌,首日上市便股价下跌的命运。其他中小玩家,恐怕将会更惨。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十二不惑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